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时

“我、我……我是……”嗫嚅半晌,我还是说不上来,总之,就是隐隐觉得不大对劲儿吧。酒劲慢慢上来,我感觉头脑更加迟钝,哪里还想得出什么来?茫然望向窗外,微风轻送,帷幔轻扬,薄如蝉翼,隔着只能看见湖面朦胧的月色……模糊间,他亦回头望向岸边。隔得太远,听不清楚,看不清楚,人生……何尝不是如此?凯时

凯时

凯时​‍

趁着他离开去拿药箱的功夫,我轻易从他外袍里侧的暗袋中翻找出了那两枚钥匙,迅速藏到褥子底下,接着,把事先准备好的假钥匙塞回原处。他踢开房门,一下就将我推了进去:“方才没听清楚吗?就算姓沈的能赢,也是三日后的事情。这几天你还是得呆在这里,不管你多么地不情愿!”凯时

凯时

凯时

“怎么回事?”我轻轻颔首,方才在路上公公已经说了,这人定是清风观的女观主慈航师太。“好!学会闹脾气了……连沈擎风的生死也不顾了么?”凯时

编辑:
返回顶部